風暴眼中的教培業“怪圈”:教師收入不降反增

  “雙減政策”似乎讓未來變得飄忽不定,但對新人來說,培訓學校依然有足夠的吸引力。

  “目前整體看下來,小學部的業務主要是丟了寒暑假的陣地?!苯殃栒f。

  和其他老師一樣,姜昭陽畢業之后來到石家莊學而思培優小學部,工作的這頭兩年,用他的話講自己還是吃到了行業的紅利。

  7月13日,姜昭陽發過一條朋友圈:“暑假課進行中,消息回復不及時?!迸鋱D是7月份的課表安排,7月中下旬幾乎每天都有三節課,每節課保底兩小時,每節課課時費在四百塊左右,加上底薪,當月工資超過25000元。

  即使非寒暑假,姜昭陽的月工資也能輕松過萬。不需要教師資格證,不需要名牌大學,不用去北上廣掙扎,就可以拿到一份這么體面的收入,讓姜昭陽和他的學弟們感到過了這個村,沒有這個店。

  “雙減政策”似乎讓未來變得飄忽不定,但對于即將進入這個行業的新人來說,培訓學校依然有足夠的吸引力,原因就是帶課教師的實際收入不降反升。

  入職突遭變數

  常形是今年河北工業大學的畢業生,本來打算回到老家縣城里當高中老師,但學而思校園招聘給出的待遇讓他動了心。經過幾輪培訓,最終常形在5月中旬拿到了錄用通知書。由于石家莊學而思培優方面拒絕簽三方協議,再加上畢業論文等事務的羈絆,常形放棄了在6月份辦理入職手續,選擇下一波也就是10月份辦理入職。

  而與常形一起的黃驊則在6月份辦理了入職,分到姜昭陽所在的小學部,他們也是校友。由于入職之后還要進行精培,帶不了課沒有課時費,每個月只有1700的保底工資。

  不料,轉瞬間教培行業迎來動蕩。

  7月24日“雙減政策”出臺,要求校外培訓機構的培訓結束時間不得晚于20:30,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不得展開學科培訓。

  姜昭陽認為,政策一出,教培補課行業大為受挫,但具體到這家教育機構而言,仍然“有氣可喘”。

  實際上早在2018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便規定培訓結束時間不得晚于20∶30,不得留作業等,而在這之后石家莊學而思培優等線下機構已經做了相應的調整。

  石家莊學而思培優小學部分為小低和小高:小低包括幼兒園至小學二年級,小高則是指小學三年級至小學六年級。小高僅在周末開課,而小低由于放學早、課堂學習內容少,除了周末課程之外,在周一至周五也會開設下午至晚上的課程。

  姜昭陽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他負責的是小高的數學課程教學,原來周末可以容納六個課時,未來隨著政策施行,小高的周末課程將會遷移至周一至周五,而每天只能容納一個課時,算下來縮短到了五個課時,而小低則是需要直面周末課程被砍的局面,而未來整體的寒暑假業務也將九死一生。

  “雙減政策”這么大個事情出來,對已經入職和尚未入職的常形和黃驊就有了不同的影響。

  一開始,常形沒看到石家莊學而思培優有什么反應,公司既不給吃定心丸,又不發散伙信。還能不能順利入職,這在常形心里畫了個大大的問號。

  而已經入職的黃驊那邊,由于暑假是課程的高峰期,老師們忙得顧不上黃驊,說好的精培也成了放養,黃驊見勢干脆回了山西老家。

  黃驊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雙減政策”出來以后,機構內部也在做心態上以及策略上的調整。年級負責人和他們幾個新來的都做了溝通,明確了教育行業遇到的困難,由于沒有教師資格證,未來可能會安排先做輔導老師,然后轉授課老師。

  這邊,幾番等待無果。常形去問了石家莊學而思培優的負責人,得到的回復是要拿到教師資格證才可以入職,推薦他去找找其他工作。

  而在6月份的入職條件中,并沒有教師資格證這一項,得到錄用通知的應屆生們也都沒有,但教師資格證即使今年考也要等到明年4月份左右才能拿到,而在這之前都沒有辦法帶課,入職的門前仿佛忽然拉起了一道鐵絲網。

  最終,與常形同批準備10月份入職石家莊學而思培優的五人,或考公務員,或考教資,全部放棄了入職。

  依舊樂觀的教培老師

  盡管不知道開始做輔導老師可以拿多少收入,但黃驊清楚會有一段時間他肯定跟“體面”不沾邊。石家莊學而思培優十三個校區,只有南花園校區是做雙師模式授課:更優秀的網課老師配合石家莊這邊的線下老師進行線下授課。

  除此之外,黃驊并不知道公司業務里面哪里還會需要輔導老師,沒有教師資格證的新人也不止他一人,他判斷,短期內都將是僧多粥少的局面。而且輔導老師更像是助教,課時費水平遠遠不如親自帶課,未來的拮據時光似乎延長了許多。

  但黃驊并不準備撤,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經過調整帶課老教師幾乎沒有受到影響,由于課時費規則改成了按照學生人頭算,能夠上課的老教師們收入不降反增。這也是黃驊選擇不離開的理由。

  在常形看來,石家莊的學而思、新東方以及陽光教育等教育機構被限制在一個更小的范圍內競爭。按照學生人頭計算收入,是公司試圖激勵帶課教師把課程的續報率提上去,盡可能增大課容量來抵消課時的損失的同時,減小同行競爭帶來的業務量損失。

  盡管早在3月份,石家莊便已全面啟動校內課后服務,并且無特殊情況結束時間不得早于下午6點,但姜昭陽表示,這并沒有對公司的業務產生沖擊,課程的開展情況也都很樂觀。更早之前教育機構不能打廣告,家長們獲取補課信息變得困難許多,但只要聽到風聲,仍然會有大量家長前來補課。

  一邊是各種政策的圍追堵截,另一邊是教育焦慮源源不斷地驅動著家長送孩子補課。

  規定不允許教育機構布置課后作業怎么樣了呢?姜昭陽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沒有人布置作業了,也沒有人去收作業了,但學生們仍然會自覺在課前把上一堂課的課后題交上來。這次的雙減政策砍掉校外培訓機構的大部分業務范圍,但家長們的補課熱情還在,在強烈需求之下,校外培訓機構進行業務調整反而會得到更多的支持,短期來看石家莊學而思培優這種校外培訓機構依然堅挺。

  面對即將開始的秋季課程,姜昭陽也表示,“雙減政策”目前影響不大,但以后不好說。

 ?。ㄎ闹薪殃?、常形、黃驊均為化名)

附件: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