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區通脹創10年新高 央行官員接連放“鷹”歐洲版減碼要來了?

  歐元區通脹正式邁入“3時代”。

  歐盟統計局8月31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歐元區8月CPI同比飆升3%,為10年來最高,遠高于歐洲央行2%的目標和市場預期的2.7%。此外,剔除波動較大的食品和能源價格的核心通脹率升至1.6%,也高于市場預期的1.4%。

  能源價格成為8月通脹飆升的最大推手,8月歐元區能源價格同比上漲15.4%;食品和煙酒價格同比上漲2%;服務價格同比上漲1.1%;非能源類工業產品價格同比上漲2.7%。

  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Joe Perry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正如其它大部分發達國家那樣,歐盟的通脹上升也是源自疫情后經濟活動重啟之下旺盛的需求與供應鏈不暢之間的矛盾。能源價格上漲是通脹上升的元兇。

德法等國通脹率齊飆

  相對于歐元區整體數據,德國通脹率更高,其8月消費者物價指數創下28年最大漲幅,在經濟從疫情中復蘇、企業艱難應對供應短缺之際,價格壓力愈發增大。

  8月30日德國聯邦統計局公布的初步數據顯示,德國8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躍升3.9%,創1993年12月以來最高,彼時德國統一后經濟蓬勃發展。此外,8月消費者物價調和指數(HICP)上漲3.4%,創下2008年7月以來最高,7月為上漲3.1%。

  巴登符騰堡州銀行(LBBW)經濟學家Elmar Voelker表示,未來幾個月通脹將進一步上升,他指出,2020年下半年臨時下調增值稅稅率這一特殊因素和基數效應影響了同比讀數。

  從長期來看,Voelker補充稱,“從2022年初開始,價格壓力可能會減弱,但令人關注的問題是,這種減弱趨勢的速度和程度會是怎樣的?!?/p>

  除了德國,法國國家統計局(INSEE)8月31日公布的初步數據也顯示,法國8月通脹加速上升超過預期,觸及近三年來最高水平。INSEE表示,8月消費者物價調和指數(HICP)環比上升0.7%,較上年同期上升2.4%,升幅高于7月的1.5%,創下2018年10月以來的最高值。

歐美國債收益率集體大漲

  歐元區通脹飆升也引發了市場連鎖反應。通脹進一步上升可能挑戰歐洲央行對物價上漲的溫和看法,引發了對貨幣政策可能轉變的擔憂,8月31日主要歐洲國家股指全線收跌。美國三大股指也集體低開,最終全線收跌。

  與此同時,歐洲各國國債收益率8月31日則全線大漲。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尾盤上漲5.6個基點,報-0.386%,盤中升至逾五周的最高水平;法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漲5.4個基點,報-0.034%;意大利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漲9.8個基點,報0.707%;西班牙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漲6.2個基點,報0.336%;葡萄牙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漲8.8個基點,報0.208%。10年期美債收益率尾盤上漲3個基點報1.313%,收復1.30%大關。

  盡管多數投資者更關注美聯儲,但實際上歐洲央行收緊政策也會對全球市場產生不小影響。

  英國央行經濟學家Miranda-Agrippino和倫敦商學院的Tsvetelina Nenova本周發表一篇論文,詳細解釋了歐洲央行政策轉變(以類似美聯儲政策溢出效應那樣的方式)會對全球金融環境產生多大影響。

  “風險認知、全球資產估值、資本流動和融資成本意味著歐洲央行收緊非傳統政策會導致全球經濟活動和貿易下降、資本流動縮減、全球股市和其他風險市場下跌?!?/p>歐洲版減碼要來了?

  歐元區通脹飆升之際,一場“鷹鴿”大戰一觸即發。歐洲央行9月9日將需要辯論是否維持較高的購債步伐,管理委員會還需要在未來幾個月內決定明年3月是否延長或結束其大規模購債計劃,以及之后如何繼續更傳統的QE計劃——資產購買項目(APP)。

  不得不提的是,在會議開始前一周,本周多位票委都已公開暗示,歐洲版減碼(taper)即將到來。

  8月31日歐洲央行管委暨奧地利央行總裁霍爾茨曼(Robert Holzmann)表示,歐洲央行可能會考慮削減購債,預計該問題將在央行下周的政策會議上進行討論。

  Holzmann在接受奧地利媒體采訪時稱,歐元區經濟正在如預期全面復蘇,這令決策者可以考慮放慢應急計劃下的購債步伐,擾亂工業生產的供應鏈瓶頸不太可能令經濟復蘇脫軌?!艾F在我們已經可以考慮如何縮減大流行病特別計劃。我認為大家都是這個看法?!?/p>

  此外,Holzmann還支持歐央行模仿美聯儲那樣,將對購債的前瞻指引與未來加息路徑相分開,并稱在7月貨幣政策會議上,“這是管委們一種普遍的感覺”。

  與Holzmann類似,荷蘭央行行長Klaas Knot也在31日表示,隨著經濟前景改善,歐洲央行有必要立即減少債券購買,疫情緊急購債計劃(PEPP)可立即放緩步伐,并在明年3月按原計劃徹底結束。Knot指出,歐洲央行下周公布的利率決定“不應與明年3月停止PEPP購債相矛盾”,這將意味著最早下周可能宣布PEPP購債速度放緩。

  但Knot同時也承認,疫情確實存在卷土重來的風險,下周也許不會做出taper具體結論,而是看疫情如何發展。

  除了這兩位鷹派官員,此前立場偏“鴿”的法國央行總裁維勒魯瓦德加洛的語氣也更加鷹派,他表示,歐洲央行在討論新冠疫情購債的未來時,應考慮到近期融資狀況的改善。這番言論暗示PEPP購債可能即將放緩。

  但需要注意的是,歐洲央行內部依舊有大量“鴿”派聲音,以歐央行行長拉加德為代表的不少官員們堅持認為,明年歐元區通脹會再度放緩,今年高企只是臨時現象。歐洲央行首席經濟學家Lane也認為,歐洲央行不急于取消寬松的金融條件,調整PEPP也應該再等等。

  總體而言,歐洲央行內部目前分歧不小,對于何時收緊政策意見不一。對于下周的會議,當前市場普遍預期,歐央行9月會議只是會對縮減PEPP進行初步討論。未來幾個月需要決定PEPP是如期于明年3月結束,還是因疫情復燃而再度延長。

  Joe Perry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8月歐盟CPI遠高于7月讀數,歐洲央行鷹派成員隨之發表講話,Holzman和Knot都建議縮減PEPP下的債券購買金額。但現在最大的不確定性是,“這些鷹派成員的立場影響了其他成員甚至央行行長拉加德的看法嗎?”

  下周歐洲央行的會議整體或仍偏“鴿”派。巴克萊經濟學Silvia Ardagna表示,預計歐洲央行下周將繼續傳達這樣的信息——貨幣政策將長期保持寬松,避免過早收緊融資條件。

 ?。ㄗ髡撸簠潜?編輯:陳慶梅)

附件: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