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銳減拖累澳大利亞經濟“印度替代”只是空想?

  再度重燃的疫情似乎沒有壓制澳大利亞經濟復蘇的勢頭。

  9月1日,澳大利亞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澳大利亞第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環比增長0.7%,高于外界預期的0.5%,另外同比增長9.6%,創有數據紀錄以來新高。

  “由于國內需求強于預期,家庭支出、私人投資和公共支出較為強勁,再加上上半年礦業出口利潤較高,使澳大利亞經濟從疫情中迅速復蘇?!睆V東外語外貿大學研究員唐凱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了澳大利亞經濟整體保持增長的原因。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在官方公布這一季度GDP數據之前,外界普遍不看好澳大利亞該季度的增長?;ㄆ旒瘓F分析師曾警告說,由于德爾塔變異毒株的肆虐,在澳大利亞持續實施封鎖的情況下,經濟可能會再次出現技術性衰退。

  雖然澳大利亞在這一季度避免了技術性衰退,但有相關經濟數據顯示澳大利亞的經濟尚未完全恢復。

  根據澳大利亞統計局公布的數據,7月澳大利亞零售額環比大幅下降了2.7%,其中新南威爾士州的零售額下降了8.9%,為2020年8月以來的最大降幅。此外,還有分析師指出澳大利亞7月失業率意外降至12年低點,主要是由于抗疫封鎖舉措限制了人們找工作的能力,導致他們退出了勞動力大軍。除此之外,疫情的沖擊也導致原本能拉動經濟增長的凈出口,正成為了拖累經濟的影響因素。

  鯨平臺智庫專家、香頌資本董事沈萌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澳大利亞經濟主要靠初級產品出口和內部服務業,疫情導致兩方面都受到很大的沖擊?!俺隹跍p少是影響澳大利亞經濟的一個因素。而澳大利亞出口的恢復,要看中澳關系的同時,更要看中美關系?!彼a充道。

  中澳關系前景未明,澳大利亞經濟將走向何方?

盟友搶占市場份額

  澳大利亞雖然逃過了技術性衰退,但距離真正的經濟復蘇仍然很遠,尤其是其受到低出口量的影響越發明顯?;ㄆ旒瘓F澳大利亞首席經濟學家喬什·威廉姆森(Josh Williamson)表示,凈出口下降的影響“預計將超過家庭消費、政府需求、企業投資等所有積極的國內增長驅動力”。

  說起澳大利亞的出口,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中澳在經濟上的互補性。自2009年以來,中國一直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場和第一大進口來源地。澳大利亞向來依賴礦產資源的出口,賺取貿易順差成為其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據澳大利亞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澳貿易額為2296.23億澳元,澳大利亞從中國獲得的貿易順差就達到了600億澳元。

  然而,隨著中澳關系的降溫,澳大利亞也開始遠離經濟的“蜜月期”。

  對于澳大利亞進口的葡萄酒存在傾銷的問題,中國商務部發布公告,將以保證金的形式對澳洲進口的葡萄酒征收107%至212.1%的關稅。這就意味著澳大利亞的產品以零關稅進入中國市場的時代結束了。

  中方對澳大利亞葡萄酒和大麥征收關稅的舉措受到關注,但另一方面,澳大利亞對中國出口產品發起的反傾銷、反補貼調查數量遠超中方的事實卻往往被忽略。澳大利亞對中國的抵制,也導致了其出口的損失。

  當中,要數澳大利亞葡萄酒的出口最受影響。根據中國食品土畜進出口商會酒類進出口商分會發布的數據,澳大利亞葡萄酒的進口量從2019年1-5月的6302萬升跌至2021年同期的680萬升,進口額從3.46億美元下降至4900萬美元,市場占比由33.6%下降至7%。對澳大利亞來說,其葡萄酒出口經歷了斷崖式的下跌。

  而與此同時,其他貿易伙伴正搶占著原本澳大利亞的市場。

  據中國食品土畜進出口商會酒類進出口商分會的數據,2021年1-2月,法國葡萄酒對中國的出口額重奪瓶裝酒來源國“榜首”。從份額數據來看,澳大利亞葡萄酒讓出的份額多數被法國葡萄酒所占據。

  除此之外,美國對中國冷凍牛肉的出口也在今年5月超過了澳大利亞。有分析認為是中澳關系的緊張推動了這種轉變。對此,沈萌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個中的原因更大程度上源于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國履行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將部分采購從澳大利亞轉向美國?!?/p>

  有數據顯示,過去一年里,美國對中國的葡萄酒、牛肉、棉花、木材、煤炭等產品的出口均有所增加。不得不說,澳大利亞產品的“缺席”確實讓美國的產品得到了更好的機會進入中國。

尋求替代市場前景未明

  疫情的封鎖,讓澳大利亞的經濟更加充滿了不確定性。

  據澳大利亞聯邦衛生部的數據,8月31日,堪培拉報告13例新病例,而新南威爾士州報告了1164例新感染病例,逼近前一天創紀錄的1290例,已被封鎖五周的維多利亞州報告76例新增病例,略高于前一天報告的73例。當天,因應病例數持續激增的情況,首都堪培拉將嚴格封鎖措施再延長兩周。目前,澳大利亞全國只有不到28%的人口完全接種了疫苗。

  “受到疫情影響,澳大利亞大約五分之三的人口目前處于封鎖狀態,三季度經濟萎縮已成定局?!碧苿P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澳大利亞在二季度對公共基礎設施的巨大投入,將對經濟增長起到關鍵的推動作用。同時,唐凱向記者表示,隨著疫苗接種率的上升,各州政府正暗示將從第四季中期開始放松限制,這將會助力經濟復蘇在年底前開始。

  而近來的鐵礦石出口繁榮,想必讓澳大利亞對于經濟復蘇的信心更足。

  今年5月,澳大利亞對中國鋼企的鐵礦石銷售額提高了20%,達到126億澳元,約占對中國貨物出口的75%。鐵礦石價格的飆升給壟斷全球50%以上鐵礦石出口量的澳大利亞帶來了顯著的收入提升。

  “鐵礦石是目前不受中美經貿協議影響的少數單品,會在一定程度上支撐澳大利亞的經濟,但不可能完全彌補‘缺口’?!睂τ诎拇罄麃嗚F礦石出口的繁榮,沈萌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說道。唐凱也向記者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他認為如今澳大利亞的鐵礦石的價格高位將不會持續。

  當澳大利亞享受著鐵礦石出口的紅利時,有些人卻從中嗅到了危機感。

  由前澳大利亞外交部官員威克斯(Ron Wickes)、亞當斯(Mike Adams)和布朗(Nicholas Brown)撰寫的一份研究報告稱,中澳兩國之間貿易緊張關系的整體影響被強勁的鐵礦石出口所掩蓋,而隨著中國尋求替代來源,鐵礦石貿易也可能崩潰。

  即便如此,澳大利亞并沒有因此而改善與中國的關系,反而著力尋找能夠替代中國的其他市場。

  8月9日,剛以貿易特使身份訪問印度的澳大利亞前總理阿博特,回國后大談印度可以“取代中國”在全球供應鏈的位置,“幾乎所有對于中國問題的答案都是印度”。與此同時,阿博特還在當地媒體刊文稱澳大利亞和印度正在加速雙邊貿易。

  但這一計劃,明顯經不起推敲。據澳大利亞統計局公布的數據,2020年中澳貿易額為2296.23億澳元,同期印澳之間貿易規模還不到300億澳元。目前來看,印澳雙邊貿易的規模遠不及中澳貿易。

  對此,沈萌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澳大利亞主要出口產品與印度的需求匹配度并不高,所以替代性也不強?!?/p>

  即便如此,澳大利亞也沒有放棄尋找替代市場。唐凱認為,隨著中澳關系持續低迷,澳出口企業會逐步轉向別國,特別是東南亞以及中東新興市場。

  只不過,在找到下一個能替代中國的市場之前,澳大利亞還不得不關注中國這位最大的貿易“伙伴”,才能保證在出口方面的收入。

 ?。ㄗ髡撸汉垡?編輯:陳慶梅)

附件: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