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富?!蹦繕讼碌拇壬菩磐猩鷳B:項目落地不易,稅收優惠待解

  “未來一段時間,推廣慈善信托將成為我們的重要工作?!彼饺算y行家族辦公室部門負責人趙誠(化名)向記者透露。

  近日舉行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指出,將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作為為人民謀幸福的著力點。作為第三次分配的重要方式之一,慈善信托驟然受到各界密切關注,也成為銀行踐行“共同富裕的社會發展目標”的重要路徑。

  “不過,要快速做大慈善信托業務,難度不小?!壁w誠直言。一是此前他們參與設立的慈善信托項目相對零散,尚未形成標準化的操作流程,無法實現快速復制推廣;二是不同富豪對慈善公益項目的訴求千差萬別,私人銀行需騰出大量人力物力提供定制化服務,導致慈善信托業務遲遲無法做到盈虧平衡,無形間阻礙了業務規模擴張。

  一位熟悉慈善信托發展歷程的民營家族辦公室主管向記者透露,在201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慈善法》公布后,慈善信托曾一度迎來迅猛發展,但2019年起,這種發展勢頭有所放緩。究其原因,一是多數慈善信托項目規模不大(只有數百萬元),其管理費收入根本無法覆蓋相關運營開支;二是慈善信托結構單一導致信托公司運營壓力驟增,去年新增的261單慈善信托里,信托公司擔任單一受托人的達到244單,采用雙受托人模式、即信托公司與慈善組織共同擔任受托人的僅有15單,導致信托公司需要花費大量精力資源尋找第三方公益組織協同管理慈善信托,令運營壓力有增無減;三是慈善信托缺乏相配套的稅收優惠機制,也影響到不少富豪的參與熱情。

  “此前有位富豪打算將自己持有的企業股權納入慈善信托(用于資助貧困大學生),但企業股權納入慈善信托需繳納相應的增值稅與企業所得稅等,令他有點不開心,因為他們希望這筆錢能悉數投入到慈善公益事業?!壁w誠向記者透露,目前他所在的私人銀行正在想盡辦法協助他解決這些稅收煩惱。

  “或許,當我們找到一個合規且穩妥的解決方案時,就能打消眾多富豪的這項顧慮,令慈善信托再度呈現井噴式增長?!彼锌f。

慈善信托落地不易

  “每設立一個慈善信托,我們都不敢評估投入產出比,因為幾乎每個慈善信托都是虧損的?!壁w誠直言。此前,有位富豪計劃設立專門救助貧困大學生的慈善信托,因此他所在的私人銀行發動各地分支機構協助尋找合適的公益組織,總算根據富豪要求挑選出數家候選公益組織。但通過數次溝通,這位富豪仍對這些公益組織不夠滿意,導致相關慈善信托項目暫時被擱置。

  “尤其在扶貧、教育等慈善公益項目領域,這種大投入無產出的狀況時常發生?!彼寡?。去年底有位富豪打算拿出數千萬資金設立弘揚國學的慈善信托——這款慈善信托每年拿出一筆資金,交給符合條件的學校開設面向兒童的國學課程。

  今年一季度,趙誠所在的私人銀行通過各種渠道聯系了多個省市教育培訓機構,終于找到數家教育培訓機構愿意接受這個慈善項目。但隨著近期相關部門加大對教育培訓行業的監管,這些教育培訓機構要么業務轉型,要么打算關門歇業,導致慈善信托運營差點“中斷”。

  “所幸兩家正向素質教育轉型的培訓機構愿拓展國學教育,且經過我們考核評估也符合相關條件,總算令慈善信托得以延續?!壁w誠心有余悸地表示。但經此波折,慈善信托的運營成本又增加不少,導致銀行所收取的管理費用更難以覆蓋運營成本。

  在他看來,這背后,是慈善信托雙受托人模式未能普及,導致信托公司與私人銀行不得不“既當爹又當媽”——一面對接富豪慈善公益需求落實成本高企的定制化服務,一面則四處尋找合適慈善公益組織協助做好慈善信托運營管理工作,滿足富豪的公益訴求。此舉導致信托公司與私人銀行的運營成本持續居高不下,收支平衡變得遙遙無期。

  上述民營家族辦公室主管也向記者透露,慈善信托在設立過程也會遭遇意想不到的波折。此前有位女富豪打算設立一個專門救助先天性心臟病患兒的慈善信托,但由于她的存折早已遺失,無法滿足相關反洗錢規定,令他們不得不聯系多家銀行收集其資產證明資料,以證明納入慈善信托的個人財富均來源合法且已繳納相關稅收,僅此一項工作就耗時3個多月,導致慈善信托運營成本投入一下子增加不少。

  此外,當地民政部門也是首次接觸設立慈善信托的備案事宜,令雙方圍繞慈善信托如何符合國家相關規定與備案條件進行大量溝通,也耗費了不少時間,最終落地。

  “有時我會和這位女富豪半開玩笑半當真地說,為了這個慈善信托,我們是賠本賺吆喝?!彼嬖V記者。

  趙誠透露,盡管慈善信托業務遭遇收支平衡難,銀行高層仍寄希望家族辦公室部門盡早打造一整套標準化的操作流程,通過慈善信托規模效應減輕業務“虧損”。

  “銀行高層曾表示,慈善信托業務力爭保本,但業務規模務必做大,一方面它是銀行踐行共同富裕的社會發展目標的重要路徑,另一方面它也是提升高凈值客戶服務滿意度的關鍵標桿?!彼毖?。

稅收優惠待解

  相比慈善信托落地難,當前私人銀行面臨的更大挑戰是現行稅收政策缺乏導致富豪參與熱情下降。

  “此前,多位富豪打算將房產、藝術品、企業股權納入慈善信托,希望通過房產出租、藝術品展覽、企業股權分紅創造長期穩定的資金流,助力慈善公益項目獲得更強的資金支持?!壁w誠告訴記者。但是,由于房產、企業股權與藝術品納入慈善信托,均涉及不菲的增值稅與企業個人所得稅繳納等問題,導致他們參與熱情一下子降溫不少。

  為了推動這些慈善信托盡早落地,趙誠所在的私人銀行業做起“投行”與“中介”服務——幫助富豪以合理估值盡早拋售套現企業股權、房產與藝術品,再以現金形式注入慈善信托。

  他承認,目前這類操作的成功案例不多。一是部分富豪舍不得拋售這些資產,二是這些資產的市場估值不一,導致整個交易決策相當漫長復雜。

  “我們也聽說有富豪將商業地產項目注入慈善信托,將商業地產租金收入用于支持慈善公益項目資金投入?!壁w誠告訴記者。但這種操作同樣面臨稅收問題——若商業地產項目估值上升且未來出售套現,相關部門也會要求慈善信托繳納相應的增值稅等。

  記者多方了解到,為了解決慈善信托的稅收優惠問題,已有金融業內專家建議相關部門盡早落實慈善信托稅收優惠政策,包括準予委托人在計算企業所得稅或個人所得稅的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慈善信托財產部分;委托人在交付非貨幣財產設立慈善信托時,無需就財產增值部分繳納企業或個人所得稅;實行慈善信托的稅前扣除資格認定;分別完善各類非貨幣財產設立慈善信托的稅收優惠政策等。

  “目前,我們也希望這些稅收優惠政策能盡早落地,推動富豪更積極地踐行慈善公益事業,助力共同富裕的社會發展目標盡早實現,同時,也給私人銀行慈善信托業務帶來更強的增長動能?!壁w誠強調說。

 ?。ㄗ髡撸宏愔?編輯:李伊琳)

附件: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