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產業鏈中報 暴利“黑金”與受損的中下游

  但如果本輪產業鏈沒有掀起漲價潮,這樣的趨勢或許不會這么早出現。

  在國內光伏行業,產業鏈利潤向下游轉移是一個“嚼了”快十年的論調。

  這并非誤論,一方面技術迭代以及產業鏈價格變化,導致利潤會在光伏各環節中不斷轉移;另一方面,降本是行業的永恒主題,產業鏈價格下滑的大趨勢下,利潤也將重新分配。

  然而,這一過程并不一帆風順。自去年下半年以來,國內光伏產業鏈掀起的漲價潮,擱置了利潤下移的進程。在上下游的激烈博弈中,光伏產業鏈的半年報則呈現出冰火兩重天的分化態勢。歡喜者,上游企業繼續享受著超額利潤,業績創下歷史新高;憂愁者,盈利能力陷入谷底,甚至虧損。

  “當硅料價格重回十年前的狀態,上游環節重新將利潤聚集,產業利潤從制造向應用轉移的趨勢暫緩?!币晃还夥髽I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所幸的是,這只是短期的難熬狀態,部分環節的超額利潤終究會慢慢回歸平均回報率。

  上游:暴利的“黑金”

  翻看已經發布中期業績的光伏上市企業財報,不難發現,凈利潤靠前的企業幾乎均具備“材料”屬性。

  隆基股份(601012.SH)依舊是盈利之王,但今年上半年,該公司大部分利潤都是由硅片貢獻;通威股份(600438.SH)的硅料毛利率創下歷史新高;中環股份(002129.SZ)正式開啟李東生時代,大尺寸硅片銷量火爆。

  凈利潤大幅增長的還有福萊特(601865.SH)、福斯特(603806.SH)、錦浪科技(300763.SZ)等輔材企業,光伏玻璃價格上半年均價仍高于去年同期,EVA膠膜量價齊升,逆變器廠商甚至也一度傳來漲價潮訊息。

  整體來看,今年上半年,整個光伏產業鏈上游聚集了相當豐厚的利潤。

  半年賺了2019年全年凈利潤的通威股份,在日前發布的中報中,展示了硅料業務的“瘋狂”。財報顯示,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65.62億元,同比增長41.75%;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9.66億元,同比增長193.50%??紤]到電池片業務端毛利率下滑的因素,通威股份今年上半年利潤的主要貢獻者莫過于硅料。

  在財報中,通威股份并未公布多晶硅料業務具體的營收數字。但一些信息難掩“暴利”:今年上半年,該公司多晶硅產能滿產滿銷,產能利用率為126.50%,實現產量5.06萬噸。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在二季度,通威股份多晶硅銷量約2.6萬噸,平均價格約16萬元/噸。而通威股份上半年多晶硅料的平均生產成本為3.65萬元/噸,持續攀升的多晶硅料價格推高了其毛利率,達到69.39%。

  大全能源(688303.SH)的財報或許更為直觀。

  作為一家以多晶硅銷售為主營業務的龍頭企業,該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收入45.12億元,同比增長111.99%;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1.61億元,同比增長587.96%。值得一提的是,該公司報告期內的整體毛利率同樣高達60.92%,較去年底增加了14個百分點。

  躁動的產業鏈利潤

  從目前的供需來看,“黑金”的高毛利率在今年下半年仍然存在繼續維持的可能性。

  根據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學會硅業分會(下稱硅業分會)8月25日發布的最新價格數據:當周,單晶復投料成交均價達20.91萬元/噸,周環比漲幅為1.60%;單晶致密料成交均價達20.68萬元/噸,周環比漲幅為1.62%。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當硅料價格實現三連漲時,其環比漲幅也在擴大。

  “硅料建設周期長,供需容易發生錯配?!币晃毁Y深新能源分析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硅料環節是光伏產業鏈中投資壁壘較高的領域,技術門檻高、投資金額大、投產周期長。

  事實上,今年硅料供需錯配的現狀很難得到改善。根據北極星太陽能光伏網的統計數據,8個月內,硅料長單簽署量約145.8萬噸,較2020年全年簽署量85.53萬噸增長70.71%,其中屬于國內硅料廠的簽署量有131.055萬噸。

  但業內更為擔心的是,持續上漲的硅料價格引發產業鏈的躁動不安。

  近期,硅片、電池片的報價再度進入上行通道。而早在今年上半年,硅片企業更是獲取了豐厚的利潤。

  中環股份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176.44億元,同比增長104.12%;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4.80億元,同比增長174.92%。凈利潤翻倍式增長的背后,硅片功不可沒?!吧习肽?,中環股份G12大硅片盈利能力強,收入占比提升?!鼻笆龇治鰩煂?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上半年硅片價格提升,加上該公司降本增效顯著,產品毛利率改善。

  的確,硅片環節利潤豐厚的跡象,從隆基股份的財報中,亦有跡可循。

  8月30日盤后,該公司公布了上半年業績:實現營業收入350.98億元,同比增長74.26%;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9.93億元,同比增長21.30%。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該公司公布的主要控股公司經營數據測算,其中,以生產和銷售硅棒、硅片為主的銀川隆基、保山隆基、楚雄隆基、銀川光伏等四家公司累計實現凈利潤34.14億元。

  中下游:被動的“結盟”

  上游高增的凈利潤的確讓人眼紅。只不過,這不可避免地讓其他環節的部分企業面臨利潤受損甚至“血虧”的風險。

  在6月份一場由行業協會組織的“光伏行業熱點難點問題座談會”上,愛旭股份(600732.SH)對上游漲價的“控訴”讓人記憶猶新。這家堅持專業化生產路線的光伏電池片頭部企業,在上半年卻飽受原材料漲價的困擾,最終交出了一份虧損的半年報。

  財報顯示,愛旭股份報告期內實現營業收入約68.68億元,同比增加85.8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約2376萬元,去年同期則盈利1.37億元。

  在電池片端,愛旭股份的一個競爭對手便是通威股份。實際上,即便是通威股份在全產業鏈布局下,其電池片業務毛利率也未能幸免于硅料、硅片的提價。盡管報告期內,該公司滿產滿銷,電池及組件銷量14.93GW,同比增長 92.68%,但單晶電池毛利率降至11.65%,較2020年末減少了近3個百分點。

  當然,最頭疼的莫過于組件端。在今年上半年產業鏈上下游供需格局的失衡、上游原材料價格大漲的背景下,組件企業的盈利能力大受挑戰。

  今年上半年,晶澳科技(002459.SZ)和天合光能(688699.SH)都迎來了私有化回A之后的高光時刻,市值突破千億。截至8月30日收盤,兩家公司的總市值分別為1205億元、1274億元。

  主營太陽能組件的晶澳科技,今年上半年的營收同比增長48.77%,但其凈利潤僅略微增長1.78%至7.13億元。如果以扣非后的凈利潤為參考,晶澳科技報告期內主營業務的盈利能力實則在下滑。

  國內另一家組件龍頭企業東方日升(300118.SZ),更是遭遇了五年以來的首次中期虧損。

  “主要系出貨量增加,銷售規模擴大,以及原材料價格上漲所致?!本О目萍荚诮忉屔习肽陜衾麧櫾鲩L乏力時表示。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即便上半年業績超預期,天合光能在其半年報中也坦言,光伏行業面臨硅料價格大幅上漲、大宗材料價格上漲、物流運費上漲等多重經營挑戰。

  對于組件企業而言,當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之時,其同樣可以通過提價來繼續傳導成本壓力。但這條路不易通行?!敖洑v去年至今年輪番漲價,終端承受能力有限,此番調整訂單價格若要單面組件穩居每瓦1.8元人民幣以上的水位恐有難度?!毙袠I機構PVInfoLink分析認為。

  不可否認的是,國內組件環節經過過去十年的激烈競爭,已經形成優勝劣汰、勝者為王的格局,企業盈利能力有所改善?!霸诒据啙q價潮尚未出現之前,組件企業的注意力更多地轉向銷售、渠道和品牌?!鼻笆龇治鰩煾嬖V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但此番漲價潮下,成本的關注度再度提升至優先級。

  實際上,自去年以來,組件企業抱團“結盟”的消息頻頻出現。

  2020年11月份,天合光能和通威股份簽署了150億元規模的項目合作,雙方在硅料、硅棒、電池及切片環節,站在了一起。

  晶澳科技、晶科能源同樣也將觸手延伸至上游。6月18日,兩家公司宣布與新特能源簽署增資擴股協議,對新特能源全資子公司內蒙古新特硅材料有限公司增資擴股,通過股權投資的形式,來為未來多晶硅料的供應上份保險。

  這背后,組件企業垂直一體化的趨勢勢不可擋。

  但如果本輪產業鏈沒有掀起漲價潮,這樣的趨勢或許不會這么早出現。

附件: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