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開辟“專精特新”中小企業退出新路徑 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冰火兩重天”

  證監會指出,將進一步深化新三板改革,以現有的新三板精選層為基礎組建北京證券交易所,進一步提升服務中小企業的能力,打造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主陣地。

  為了支持中小企業創新發展,國家相關部門“再放大招”。

  9月2日,國家領導人在2021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全球服務貿易峰會上發表視頻致辭表示,繼續支持中小企業創新發展,深化新三板改革,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打造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主陣地。

  證監會指出,將進一步深化新三板改革,以現有的新三板精選層為基礎組建北京證券交易所,進一步提升服務中小企業的能力,打造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主陣地。

  北京證券交易所的面世,無疑令股權投資市場“情緒激昂”。

  “這無疑給人民幣基金拓寬了一個全新的項目退出渠道,勢必激發人民幣基金加大對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投資力度?!币晃粐鴥葎撏稒C構合伙人向記者指出。目前他所在的創投機構已開始調整投資-退出策略,支持符合條件的高科技初創企業先登陸新三板精選層,再擇機轉板到北京證券交易所IPO,探索全新的項目退出路徑。

  8月以來,他日益感受到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呈現截然不同的處境——一面是人民幣基金日益受到境內高科技初創企業的青睞,甚至越來越多國內高科技企業回絕了美元基金的投資邀約,轉而選擇人民幣基金注資;一面是美元基金受到項目赴美上市不確定性增加等因素影響,在募資端、投資端與退出端都顯得相當“掙扎”。

  多位創投機構人士直言,隨著越來越多企業傾向境內上市,加之北京證券交易所面世進一步拓寬項目退出渠道,未來人民幣基金有望成為股權投資領域的主力軍,徹底改變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各占“半壁江山”的行業格局。

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處境“迥異”

  在多位創投機構人士看來,北京證券交易所的面世,無疑將提振人民幣基金的發展空間,令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的處境分化更加嚴重。

  此前,受SEC暫緩中概股IPO登記等因素影響,人民幣基金與美元基金截然不同的處境,在募資端、投資端與退出端日益顯現。

  在募資端,美元基金的吸金能力正大幅削弱。據清科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整個7月共有376只股權投資基金發生募集,披露的募集總額達到1163.52億元人民幣。其中,372只人民幣基金完成募集,募集金額1065.38億元人民幣;這意味著當月只有4只美元基金發生募資,募資總額僅有約15億美元(約合98億元人民幣)。

  在投資端,政策監管不確定性讓華爾街投資機構調低了中概股估值,倒逼美元基金不得不跟進壓低一級市場相關企業的估值,令越來越多境內高科技企業轉而青睞人民幣基金注資。

  “目前,不少高科技初創企業會優先考慮引入人民幣基金資金,反而對美元基金投資邀約有點愛理不理?!币患彝瑫r運營雙幣基金的創投機構合伙人向記者直言。

  在退出端,目前最困擾美元基金的,是越來越多項目赴美上市變得遙遙無期,影響到基金到期的利益分配與本金返還。

  “目前,我們內部正在梳理哪些項目可能在基金到期前無法完成IPO退出,計劃出售給S基金?!币患颐涝鹜顿Y總監告訴記者。但是,不少S基金借機壓低項目轉讓價格,令他們面臨投資回報率遠低于預期的尷尬境地。

  相比而言,人民幣基金則因企業紛紛轉向境內上市而日益受歡迎。甚至部分企業主動提出希望引入人民幣基金新一輪融資,替換原先的美元基金資金并加快拆除VIE架構,為境內上市做鋪墊。

  與此同時,北京證券交易所面世所帶來的項目退出渠道拓寬,無疑令人民幣基金更加“吃香”。

  “事實上,北京證券交易所面世也在改變人民幣基金的投資策略,以往人民幣基金會將相當部分資金投向中后期項目以提高投資回報安全性,如今北京證券交易所加快了專精特新中小企業IPO與項目退出進程,未來人民幣基金會將更多資金投向早中期高科技初創項目?!?上述國內創投機構合伙人向記者直言。9月3日,多位境內高凈值客戶與FOF機構也在詢問人民幣基金是否針對北京證券交易所面世,設計了專門的項目投資-退出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越來越多創投機構正加快對成長性與初創型高科技企業的股權投資布局。清科發布的數據顯示,聚焦初創型或成長型高科技企業的創投資金基金/成長基金募資額遠遠超過其他類型股權投資基金,共募資834.4億元人民幣,占比達到71.7%。

海外資本借道QFLP掘金人民幣形式股權投資

  隨著越來越多高科技企業傾向境內上市,加之北京證券交易所開啟了新的項目退出渠道,眾多海外投資機構也紛紛通過QFLP渠道將美元資金結匯入境,以人民幣形式參與項目直投或投資人民幣基金,掘金新的股權投資機會。

  所謂QFLP(Qualified Foreign Limited Partner,即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主要是指境外機構投資者在通過資格審批和其外匯資金的監管程序后,將境外外幣資本兌換為人民幣資金,投資境內PE/VC市場,包括項目直投,參與人民幣基金投資等。

  一位熟悉QFLP業務流程的律所合伙人向記者表示,在SEC暫停中概股赴美上市登記等因素的影響下,近期尋求QFLP渠道開展人民幣形式的項目直投(或投資人民幣基金)的海外資本增加不少,除了國際知名的股權投資機構,還有全球大型養老基金、大學基金、家族辦公室等。

  此外,這些海外資本的QFLP項目直投范疇,不再聚焦中后期項目,還包括眾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尤其人工智能、半導體新材料、生物醫藥、健康管理等受中國政策長期支持的高科技初創企業。因為他們認為,北京證券交易所面世正給這些領域初創企業開啟了一個全新的IPO通道,同樣拓寬了QFLP基金的退出渠道。

  在他看來,海外資本之所以熱衷QFLP渠道,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發現,QFLP渠道在資金結匯投資-項目退出-資金換匯返還境外等環節操作相當順暢,不存在資本管制與操作不透明等問題。

  “目前,我們正建議一些美元基金管理團隊嘗試設立QFLP基金,以此吸引美元基金LP(出資人)繼續分享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紅利?!边@位律所合伙人告訴記者。目前,不少美元基金主要出資人(比如養老基金、大學基金、FOF機構等)都對此表示認可,他們更看重基金管理團隊的投資策略與政策風險應對能力,能否延續以往可觀的投資業績。

附件:

5544444